2010-06-14

歷任館長之圖書館印象短片(黃士懿館長)

歡迎連線至本館VOD隨選視訊系統觀看影片: (點擊後,若沒有出現影片畫面,請按上一頁回來再點一次) http:... thumbnail 1 summary

黃館長


歡迎連線至本館VOD隨選視訊系統觀看影片:
(點擊後,若沒有出現影片畫面,請按上一頁回來再點一次)








http://10.7.2.204/ShowMovieAttributeDef.asp?MovieID=1166&MovieImg=VOD-IMG/Librian/L_20101006_000001166.JPG

 

※第八任館長(2009.02~2011.01),館員共13人

-2009年舉辦醫學圖書館工作人員研習班
-邀請作家劉真演講
-與上海交大醫學院院長及館長蒞館簽訂圖書館合作協議
-舉辦資訊科技在圖書館應用學術研討會
-新設立自主學習共同空間及通識教育資料中心
-導入研究競爭力系統、機構典藏系統
-首次交換館員計畫(派員赴上海交大醫學院圖書館)
-雙和分館遷移至雙和醫院行政大樓一樓,命名為「玉梅紀念
圖書館」
-邀請作家王文華演講、舉辦2010悠遊上海活動
-2010年邀請作家許爾文.努蘭蒞校演講
-2010年9月舉辦第三十二屆醫學圖書館工作人員研討會

※影片摘要

談談您就學時的北醫圖書館

我想圖書館在歷任館長的經營下有長足的進步。我是民國70年進到北醫來,當時的圖書館是在現在牙醫系的大樓,後來杏春樓蓋好之後就移到杏春樓,當時我的感覺比較特別的就是圖書館的功能好像是以唸書的功能居多,那時候做研究的風氣並不是那麼盛,但還是有很多醫師會過來看,那是我們對圖書館另外一個不一樣的感覺。也就是說經常會有一些穿白袍的醫師進進出出,看一些比較新的期刊,就讓我們有比較特別的想法,醫學圖書館給我的感覺就跟以前看到的圖書館不一樣,所以在我唸書的時候,就比較喜歡到圖書館。學校裡面除了二字頭的教室之外,沒有其他可以讓我們看書的地方,圖書館就變成很多人很喜歡去的地方。在那邊就看到很多前輩對於圖書館的利用過程,跳脫以前中學的觀念。我印象很深刻的是當時圖書並不是很多,但是花了很多錢讓硬體設備越來越多。比較特別的是醫學的資訊,當時大部分是要去其他地方拿,大四的時候要找一些文獻,大部分都紙本的期刊文獻,找不到的話,學校有類似館際合作或介紹我們到哪個地方找,我常去的地方除了北醫之外,就是台大醫圖,那時候也看到非常特別的風貌,為什麼這個醫學圖書館可以經營成這樣,眼界從區域型圖書館轉變為醫學系統的圖書館,這個醫學系統的圖書館讓我覺得跟其他的不太一樣,譬如我以前也常去台大的總圖,他們就比較沒有那種氛圍可以讓我們感受到醫學圖書館的風貌,所以當時印象很深刻。畢業之後出國唸書感受就更強烈,外國的圖書館和台灣的圖書館就有很大的差別,唯一一個相同的地方就是安靜,大家很喜歡去,也是很多學生每天一定要去的地方。特別是到外國去做研究時,發現圖書館利用的價值。

當然現在圖書館已經成長了非常多,紙本的部份也慢慢消失。但是我一直很期望紙本閱讀的精神可以保留(因為過去的閱讀習慣是從紙本開始的),即使以後變成電子書的思維,紙本的書還是有存在的價值。未來可能會有一些像是書迷一樣,會希望保留原裝的書,就像現在MP3、MP4都很流行,但以前膠裝的唱片有很多人來收藏,我覺得圖書館應該還是要保留這樣的精神。雖然有很多科技的東西進來,是不斷躍進的,但還是要保留書的精神,這樣圖書的精神才能永遠變成典範,來追尋。我接了這個工作之後,對圖書館有一些不同的想法,從以前當學生的時候用這樣的資源到現在我們要提供什麼樣的資源給人家,這是我一直在反思的問題。經費越來越多,進館的人也越來越多,但是我們怎麼能從以前那種氛圍,能夠擁有過去的傳統和經典,持續從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到現在五十年,應該要有什麼轉變,中間的核心價值還是要在。圖書館的精神我相信就是在不斷的閱讀過程中能夠掌握圖書的精神,從中發掘醫學的內涵,讓我們學到的東西能夠更擴大,而不是只有讓我們的硬體變的很大,藏書很多,但是人不進來用,我們那樣的精神就消失掉了。這是我比較強烈的感受。以前唸書用圖書館的機會很多,但是當時硬體設備不是那麼好,那現在已經很好了,所以我也非常鼓勵老師同學多來用,我們的館員也會非常努力配合大家來使用圖書館。

請談談您經營管理時的北醫圖書館

現在北醫的經營管理我個人感覺和以前有相當大的差別,從開始是紙本的部份,從固守圖書館的服務和內涵往外延伸,進出的東西不再只有書本。從館員服務的過程中也跳脫這樣的精神,大概從民國70年開始那時候資訊的速度開始被啟動,IT的概念使書本的知識慢慢被電子化的東西所取代,電腦的使用非常有趣,以前書要用書卡,是過去一個重要的標竿,找到那張書卡之後去借那本書,那本書是由館員告訴我現在在不在,當時也有一個小小的電腦可以供查詢,這樣的訊息在我唸書的時候已經慢慢開始置入,後來發展的越來越快,快到館員已經可以不需要幫忙我們做這些事,因為所有東西都可以在線上查閱到,是一個跳躍式的模式在前進。我常常在想,在管理的過程中,我們要不要讓這些人知道演進的過程,如果可以知道過去是這樣過來的,就會比較珍惜這些資訊擁有的價值,這是我一直覺得我們在圖書館的經營上應該要呈現這點,否則很多學生進來就是翻翻報紙,還是把原來對於讀書和藏書這樣的精神一直框架在比較低階的,但這也沒關係,至少他有進來,但是我們如何能讓讀者慢慢感受到圖書館給他的資訊不再是這麼有限,而是非常無遠弗屆,這是我在管理上的期望。

醫學圖書館在學校應該是扮演提供老師學生和各系所相關的資訊,這些資訊會帶動學校向前跑,所以大概在一年前,校長給我這樣的使命,我就有一些比較特別的想法,希望我們的館員是要到府服務的,也就是不應該拘泥在他們來,而是我們要過去,所以如果你們有念過可蘭經,可蘭經雖然是回教的經典,但裡面有一段話我很喜歡,「當山不來,我們要走向山」,山就在那裡,就是消費者,他們不走進來,我們就要走出去。這樣做學校老師學生才能感受到我們在工作和管理上如何讓這個組織能夠配合學校往前邁進。所以每個組織在前進的過程中思維很重要,在我管理這10~11個月的時間,我一直把這樣的觀念注入給館內的同仁,希望能夠提供給學校所有老師學生能夠往醫學領域向前跨一大步的支援、動力。

管理上不外乎人氣,所以我們還是要去追求所有跟人相關的,因為我們接觸很多人。學校所有的單位裡大概就是圖書館每天要接受幾千甚至上萬人次的peer review。所以人氣很重要,他們要的是什麼,我們在提供給他們的過程中,要如何因應他們的需求,又能夠保有圖書館傳統的精神,讓這精神跟他們共融,我覺得這才是我們在管理上要花心思的。當然非常感謝校方給我們非常多的經費,讓我們能提供這樣的服務給學校師生和三院的同仁。

請談談您對北醫圖書館未來的期許

圖書館是這樣,思維在躍進的過程中,因為電子化的關係,未來我相信電子化是會變成很大的趨勢,現在一直在推動電子書,反思回來就是我們到底需不需要這麼大的空間,也就是當紙本的東西消失時,所有的東西都變成在一個很小的容積裡面可以看到。試想過去的歷史,以前在用書柬,秦朝的時候都用書柬刻字,這麼大個東西也只能藏幾百個字,到了有印刷的時候,一本書可以藏幾萬字。現在就不一樣了,完全是另外一種思維,小小的東西譬如隨身的PDA這類的東西,就可以裝下所有的東西,那圖書館運用的價值在哪?是不是要讓所有線上的東西更貼近人性的需求。我一直在想可能未來借還書會變成像現在的E-BOOK,只要登入就可以拿走,但我們要怎麼管理他們拿走,這塊可能是要花比較多心思。未來在電子化的過程中,圖書館和資訊扮演什麼角色,不是只有大量提供而已,應該還有一個重要的思維,在利用這些資料的過程中如何精準的去管控,這部分應該是我們要積極的思維。未來也不知道會發展成什麼樣子,我一直試想像電視演的那樣,進到圖書館時都是360度的螢幕,讀者只要站在那裡講一句話,paper就會自己跳出來,以後可能沒有椅子桌子,很多同學站在屏幕前看自己的東西,也不需要拿電子書了,或許會變成這個樣子,但我們在管理上要怎麼思維這個問題就值得深思。過去五十年已經把過去接近兩千年的歷史演進過程已經完成,我相信未來這十年可能應該會更快,所以圖書館因應的想法是什麼,除了保有原來的思維,能不能有更深入的思維來管理,我覺得這個部份非常重要。學校的硬體比較有限,能夠讓它多元化,能讓讀者回到過去的感覺,似乎就變成我們經營上的非常重要的軸線,就像learning commons,以前認為圖書館好像都不能講話,但是圖書館是慢慢從講話聚集到後來無聲,最後又慢慢開始有聲,所以可以知道它的脈絡是有些波動的,這是一個大趨勢。以後不管是研究小間、討論小間都可以講話,但是在空間和硬體的規劃上要很精準的呈現,有些地方應該很溫馨,有些地方要很剛性,符合人性,符合需求,在有限的資源中,這才是我們未來應該要看到的圖書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cars